花颜口中动作不停,没有了浮空之眼的威压,她缓和许多。

只是,眼下毕竟在挑战极限,到底有些疲乏。

然而炼瑶姬的恼怒取悦了她。

她倚在南君烨厚实的胸膛,半侧着头,汗水打湿的碎发半遮桃花眼。她微微的一笑,虚弱中却带着一股慵懒劲,竟有种媚骨天成。

“你是什么东西!你是什么东西!!!”

月倾城也就算了,她身边的几个年轻人,炼瑶姬曾几何时正眼瞧过?

不然,她也不可能没认出凤小白。

眼高于顶的她,却被一个不曾入自己法眼的女子嘲弄,实在是无可忍受!

“六。”

月倾城冷静的声音,让炼瑶姬心神微凸。

她再度攻向花颜。

灵纹阵,在她的剑下,一瞬间光芒就暗淡了不少。

致终将毕业的你

嘎。

花颜腰带上的钻石,有一枚裂了。

这只是开始。

如果炼瑶姬再继续猛攻,迟早,全部的钻石都会破碎,而灵纹阵,自然也会消散于天地之间。

花颜的这条腰带,是月倾城给她准备的保命符之一。

不得不说,在花颜全部开启后,炼瑶姬一击将灵纹阵打成这样,可见她的修为有多高!

只是,时间不等人。

炼瑶姬这么打下去,月倾城早念过十了。

“五。”

炼瑶姬下定决心,打出炼家的拿手好戏——冰凤!

冰凤虽然是他们用灵力凝练出来的,却仿佛兽宠。据说练到最后,还能让冰凤生出自我灵智。

当然,目前炼瑶姬,也没能达到这一步。

但,她的冰凤无疑是炼家最强大的。

吟——

凤吟盖过花颜的叶音,巨大的凤影在空中盘旋后,便抓紧时间冲击灵纹阵。

而炼瑶姬的动作也不停,毕竟,她召出冰凤,只是为了双管齐下,节省些时间。

“四。”

西无缺冲过来,“以多欺少可不行,我也来会会你。”

面色青白、长发白衣的女鬼在他身后赫然变大,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!

而另外一侧,凤小白也杀了过来。

他越来越高……

噢,不对,因为从养兽袋放出来的冰倒山獠在路上变大,踩着它的他自然被托了起来。

炼瑶姬心里一乱。

不光是西无缺的古怪女鬼,还因为冰倒山獠的出现。

当然,抖阴看片冰倒山獠和凤小白加起来在她眼里依旧不算什么,但她忽然恍然大悟,原来,在她针对月倾城之前,月倾城早就盯上了她。

月倾城在为她的朋友,找回冰倒山獠。

“三。”

凤小白骑着冰倒山獠一并跳起来,但冰凤原就是空中霸主之一,哪里被它得逞?

然而,光华一现!

凤小白的衣裳赫然变成了战甲,他急骤地跳上空中,暂时还是紫灵的他本就具有了一部分浮空的本事,竟蹦得比冰凤还高,然后——

猛然坠落!

其身宛若一道剑羽,快若流星,轰然砸在冰凤身上。

力量过大,冰凤被打得下落。

与此同时,冰倒山獠再次发功,一跃飞空,本就不小的躯体再度放大,然后,一屁股坐在冰凤身上。

“我坐死你!”

啪——

一团灵雾,从它身下四散。

冰凤,竟是活活被压散了。